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问道新制造:零成本增收从敢于浪费开始 中德制造业研修院
发布时间:2021-07-18        

  作为国之基本盘的制造业,在技术革命浪潮下,如何突破数字化转型挑战,真正从制造走向智造?作为制造业企业家,在不确定性加剧时代,如何坚守精细领域深耕细作,实现大作为与大增长?

  中德制造业研修院携手八大行业导师,以数十年行业积淀汇聚深度干货文,实力回应痛点难题,真知叩问洞见未来,《问道新制造》栏目启动!

  多年前,为了获取康柏200万的大订单,富士康一边向供应商提出45天发票帐期,一边要求客户发货后15天即付款,而实际上它早在承诺期内就完成了生产。

  尽管低于成本价,也低于竞争对手30%,但拿到大量订单的富士康凭借优秀的制造能力大量压缩成本,并实现了订单的负资金投入运营。

  如果说富士康这类成功企业有其独具一格的经营模式,看似对成本、局部利益有所牺牲,但也因此带来更长远的价值。那么对于制造业企业家,还有哪些“另类”操作,成就了企业的“弯道超车”?

  “当我们还在处处讲求效率和低成本时,富士康懂得牺牲局部成本,以整体思维来获得收益的最大化。”

  富士康的独特操作不止赤字接单这一条。有着10年富士康工作经历的黄老师,讲述了关于富士康当年“疯掉的日计划”。

  2006年,公司在与诺基亚合作过程中,做了一个大调整:以往每周制定生产计划改为每日。

  日计划让人几乎疯掉,工人们自此面临着加大的工作量,物流人员需要频繁地备料、入库,生产部门每天都在切换产线……

  尽管如此,老板依然坚持执行日计划。在几个月后,工厂周转率提升40%,客户响应更及时,整体收益也大幅提升。

  工厂计划周期越长,生产批量就越大。一旦客户需求发生变化,就会陷入难以周转的泥淖。富士康日计划看似影响了当时一些部门的效率,但从全局来看,反而能加大应对市场的灵活性。

  “作为员工和高管,往往只能站在自身的角度去思考利益。而有全局思维和通盘考虑的企业家就不一样了,能以牺牲局部价值换取整体的收益。”

  后来的十年里,黄启哲投入到众多企业的效益改善中,他发现了工厂管理中的剧场效应。

  在剧场中,最先站起来的那个人,导致了后面所有人被迫地站立受累,他们勉强站着看完整个演出,其实谁也并不轻松,但谁也不肯坐下。

  工厂也是一样,由于规模的增长,组织功能、分工不断细化,生产、销售各部门往往独立自治,追逐各自的高效率、低成本,而在工厂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处处的最优化难以通向整体收益的最大化。

  “运用整体思维,就是要改变处处低成本、高效益的思维模式,聚焦工厂的瓶颈问题解决调整,才能带来整体的最优解。”

  其实工厂降本增收本是容易事,关键在于思维的转变下,找到关键的制约因素,我们叫做TOC瓶颈理论。

  TOC理论的价值有多大?黄老师带来“仅投资20万元,每年就为企业节省近千万”的故事,相信会给你一个答案。

  2015年,A车间的产能水平仅为2.5件/日,远远低于订单要求产能。经过现场调研及数据分析,黄老师发现车间的瓶颈问题并着手做了相应改善。

  当然,企业管理本就是一套哲学性的思维过程。企业家也并非是一开始就能全盘接受整体思维带来的改变,这时候,黄老师会向他们发起一番讨论。

  思维容易打通,而在实际过程中,企业家如何能“狠下心来”,成为收益最大化的第一考验。

  疑惑只有在不断的实践中得以解答。整体思维犹如企业管理的内功心法,练就神功,招数就可随心而发。心未到时,一切未到。

  经过测评,他发现如果用整体思维去改善工厂,至少多省两千万。但在落地过程中,却出现了新的问题。

  原来阻力不是来自老板,老板往往都是壮士断腕、殊死一搏。真正在企业变革当中起到影响的是执行层,这正是解决瓶颈过程中出现的最大瓶颈。

  TOC理论之父高德拉特认为,本质上我们要相信人都是好的。如果把推行过程中不成功,不配合,归结到人身上,www.kjjl.cc我们可能失去了改善的机会。

  人都是好的,他们会根据我们的引导来改变行为,我们不要抱怨反而要善用这个基点。当遇怀疑、质疑、负面效应,等问题与风险时,应静心反思。

  比如我们希望生产配合销售,可是考核牵引中只有成本、周期、质量目标,没有与订单、销售相关的指标,我们让他改变行为,是不可能的。

  由于机加工厂推行整体收益最大化政策,处于瓶颈的工序被大幅调整,部分工人工作量减少,计价制之下工资收入便大打折扣。

  尽管增加了人员成本,但员工变得积极配合,工作热情更加高涨,配合新的整体性激励指标,半年后机械加工厂的收益远超于涨薪浮动。

  而真正跨越认知局限、跳过现实阻碍最终让理论落地的人,才能看到变革的力量。

  工厂问题纷繁复杂,尽管黄老师看来,瓶颈问题只有一个,我们只要解决了最大的瓶颈问题,便能对整体收益带来最大的价值。但如何做、如何坚持,却是一个经久可谈的话题。

  因此,黄老师称自己以二十年长期坚守专注投入到生产收益最大化的实践中,为越来越多的企业找到逆势下的增长点,这是理论践行者的初心,也是中德制造业研修院打造《问道新制造》的愿望。

  在这里,我们还将更多企业家的疑问集中反馈给黄老师,问答间希望能帮你解答更多管理困惑。

  关于生产收益最大化的干货内容,黄启哲老师在中德制造业研修院·智造领袖营的课程上,已为百名企业家讲授。

  下期,《问道新制造》将以制造业营销为专题,畅谈企业在市场开拓中的高光经验。

  课程邀请到采购/供应链管理专家李文发与工业品牌营销实战专家杜忠,为制造业企业家、管理层带来“营销与供应链”课程内容。